小曦然

目前混凹凸,本命是金,所以all金all是最爱,一切为了小天使,嘉金是本命
cp除了
+r+其他都吃

呕,我真的是被恶心死了,r+r这个cp好啊,好到cp粉那么恶心,之前有一个特别可爱的粉,可惜啊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可爱。

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😭

轮回

bug和ooc,会不断改进的(应该),至于排版,那是什么,能吃吗?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驻足

猩红花开,路旁隐隐约约的红色的花就像是我血液的颜色。
花了好长的时间,我才接受我已经死掉的事实。

在凹凸大赛里死居然还有轮回吗?
周围一片白雾,只有脚下有一条路蜿蜒到远处,路两边是殷红的花,蹲下身去拽花瓣,在碰到的一瞬间手却被灼伤。原来死了还会有疼痛感啊,自嘲着,我倒是明白了我也只能按着这条路走。

嘛,真不甘心,我最讨厌拘束了。沿着路向前,回首却发现身后被花海覆盖,连回头都做不到吗……

走了不止多久,百无聊赖中我终于抵达路的尽头。

周围不再是白雾了,而是一片鲜红,真是令人作呕的颜色。

作呕?什么时候我开始讨厌红色了呢,明明以前觉得那颜色很美,在那些弱鸡贱出血液的时候。

[红色,满目的鲜红,尸骸成堆却没有化作元力,天地间只有一个金色的少年,背对着我的视线在质问着空中我看不清的存在]

心头怪异感忽略不计,我仔细看向前方,不远处有一座白桥静立着。

白色的桥无一点装饰,简单大方还蛮好看的,如果忽略桥下那暗红色的血河和桥柱前一个看不清原样的鬼的话。

那应该就是奈何桥了

看来踏过桥就是什么轮回了吧。走近,跨上桥,正要前行时脚下却突然升起幽蓝色火焰。
灵魂燃烧的滋味可真不好受

“我靠,不让我过去?”我连忙跳下来。

又试了几次,皆是像烧烤那样上去就被烤一回。

“这桥和我雷狮有仇吗?都不给我过去的??在这里给人看的??”

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桥旁那只鬼,当我在那里跳脚时突然听见一道沙哑的声音,凝聚着仇恨。

“金呢!你带他回来了吗?他到底在哪里!”

“金?谁?金子?”我有些迷茫,却有感到一股杀意袭来。

地底的幽魂忽地显现在我面前,用一种要把我撕裂的力度掐着我脖子,可我却没有痛感。

呵,我已经死了啊……

不过这个鬼有点眼熟啊。虽然看不清原貌了,因为他大部分都烂了,白骨森森,但是眼球还剩下一个。
带着恨意的紫色,说起来声音也很熟悉啊。

想了一会,我大笑着:

“哟,这不是大赛第二格瑞选手吗,怎么落到这般田地,哈,真是有趣。”

我挣脱开来,但差点掉下冥河,河里的怨灵嘶吼着,不少伸出手想拖我下去,一个个腐烂的面皮让我想吐,即使我自己死得也不好看。

“呵,听说地上一天,地底百年,格瑞,你这样子可不像才来几天啊哈哈哈。”

很奇怪,难道我记错了吗,虽然这几天没看排名,但是第二名死了我也不可能不知道,更何况他这个样子不像是在这里待了几天。

更像是几年。
不,不对劲
格瑞那样子,身上不断衰败而后又重新生长,时间侵蚀后他的身体却重新翻出血肉,然后再度化作血水。

如果一直是这样,那他在这里,肯定不止几年。

“看来你也失败了,呵,这次你在这里等吧,我去找金。”

金,是个人名吗?我应该不认识的,可为什么会有点开心呢……

莫名的,我想到了在黎光海岸上偶然遇见的一抹游魂,明明已经死了,只能游荡在夜间却有着比太阳还绚丽的笑容。我对这里有一点了解也是他告诉我的,我也问过他名字问过他为什么不来这里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了,只是说在这里等人,还说等了好久好久。

如果他是格瑞要找的人,我不应该不知道,我的消息不可能缺少的。

是我忘了什么吗?

回神,却发现格瑞正要从我来这里的那个方向走去,死了也要作死吗?我耸耸肩,又踏上桥面。
这次痛苦却更甚,恍若心脏被狠狠揪住、被撕扯,巨大的恐慌感萦绕着我,可我已经没有心跳了为什么还会这样难受?

那种失去最重要的人的痛楚让我想要消散而去。

“愚蠢,你是真忘了吗,我们已经没有轮回的资格了。”

嘲讽声传来,我回头,看见格瑞正踏着花海缓行。

我看见他的肌肤不断被烧焦又不断新生,每一步都不亚于极刑,即使是我也撑不住的,灵魂灼烧之痛,他却依然向我来时的方向行去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

我问道,哪怕受无极痛苦也要回去,我很好奇。

“从这里,付出代价就能回到现世,不过回去了每天也要承受。”

承受什么,不言而喻……

看着他隐入白雾,我靠着桥柱坐下,望向阴森血红的河里,那些鬼魂挣扎着想爬出来,可每当有一只靠近岸上一点点时都会被拉回去。

[“下来 下来 下来”无数怨灵号哭着,我置若罔闻,只是用尽力仅剩的躯体,挣开它们的钳制,向岸上抓去。]

脑海中蓦地闪过片段,是我挣扎在这里的样子,难道曾经我也在这河里争抢过,还爬了上来吗。

“哗――

河里的鬼突然暴动了起来,却在碰到河岸时被粉碎。怎么回事?我看去,原来有一只鬼,摆脱其余怨灵的拉扯,用残缺的手骨抠住泥土,爬了上来。
哦?居然这么有毅力吗。

它爬上来后,只是坐在河边,空洞洞的一具骷髅,我却觉得它很迷茫。它的血肉开始恢复,一点一点组合起来,当皮铺好后,我发现我认识他。

“嘉德罗斯,你也在这里啊……”

他看向我,不可一世的大赛第一此时却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鎏金色眸里一片浑浊。

“哦对了,你认识什么人,叫金吗?”

“金……”

只见大赛第一神色渐渐清明,应该是想起什么了吧。
他忽然笑了,一边嘴角勾起,满是嘲讽

:“不记得金了?看来你失败了啊,废物。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end?tbc?我自己也不清楚@v@

隐云之巅
践踏平原
迷幻丛林 梦魇深泽
黄昏峡谷

赤炎山 灼焰山洞
寒冰湖 极光雪场
狂雷谷 暴雨峡
疾风原 卷流深地
死灵海 黎光[猩红]海岸 哀恸海渊
徘徊高原 仿徨山陵

黎光海岸是凹凸最美丽的风景之一,正如其名,当第一缕光出现时,整个海岸都是金灿灿的。阳光似乎也眷恋着海岸的样子,不断在岸上飞舞着,是凹凸阳光最充足的地方。似乎和它的海画风不同呢,望着死寂的海水,很多参赛者很纳闷,这里是不是划错地方了,明明在度假区更合适。
可几乎无人知道,月末的晚上,世界的喧嚣都退去时,原本金灿而温暖的地方失去伪装,整个海岸都变得极其危险,死灵海水的猩红色染红了岸边,而各地方的地图以及地名标识上,[黎光海岸]这个地名都被不知名的力量抹去(就连裁判长都无法制止的存在),以血字重新补上[猩红海岸]。而[死灵海],原本参赛者以为这只是大赛为了取一个骇人的名字而已,但如果他们在这时过来就会明白这并非是为了吓人而已。
整个海面上源源不断冒出深藏在海渊里的怨灵,幽怨的哭声能摧残人的意识,它们爬上海岸却止步于海岸。我之所以说几乎无人知道,是因为那些误入这里的可怜人都被怨灵拖进哀恸海渊,化作它们的一员了。
对了,还有一件事,大赛注意事项中
[潜入死灵海的参赛者切忌进入哀恸海渊]
想必大家也知道原因了吧。

好像有点轻哎……
www金果然最可爱!
tag私心(。・ω・。)

all金,关于“喜闻乐见”的梗

  脑洞www

    孤傲的伪神,至高无上的王跌落王位,拷问着自己存在的意义,金色眸子里是世界崩碎的痕迹。
    他说:“我有罪。”

    独行的剑客,绝望地看着前方,自多年前失去一切后第一次落泪,不可置信。
    他说:“我有罪。”

    桀骜的海盗,执着紫眸浸染着悔恨,自由的灵魂被打上枷锁,禁锢在忏悔的十字架上。
    他说:“我有罪。”
   
    恪守的骑士,匍匐在地,坚定信仰的心此时却动摇,他质疑着自己一直坚守的正义。
    他说:“我有罪。”
  
    创世的神明轻笑着,捏碎了小巧的金色的箭头
“你们,也不过如此,也只是可惜了这个富有潜能的孩子。”
    朝气的少年跪倒在地,宁愿用尽自己的生命,祈求着神明还回一切,最后在他们面前死去。

小片段,至于写什么我也不知道╮(╯_╰)╭,有什么启发的话尽情用啦😄
⊙▽⊙

凹凸是群像剧?
啊 那为什么还有人骂金主角光环,官方塑造真的是xswl
主角不像主角的……心疼金……
QAQ抱抱金小宝贝

问问题,明天删

all金最近怎么了……
今晚好几个太太都退圈了……
都是我关注的,喜欢的。
发生了什么啊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大家都喜欢金的地方,都爱着这个小天使啊。
我好心疼金,还有圈里的大家。就怕没人喜欢金了……
为什么啊……

占tag致歉,今天中午删